? 上一篇下一篇 ?

163sunbet 美国暴恐案:世俗秩序如何保障

欧洲近代实现了政教分离,上帝退隐之后,人们建立国家这种世俗的秩序,依靠权力的制衡来克制人性中的“魔鬼”。而现在宗教中的不宽容因素沉渣泛起,挑战了世俗秩序中的“宽容”底线。

当地时间6月12日凌晨,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市遭遇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枪击案,一家同性恋夜店遇袭,53人受伤。嫌疑人在枪战中被击毙,极可能是阿富汗移民后代,IS在社交媒体上宣布为这次袭击负责。

同性恋、枪击案,任何一个因素都让每个世俗的个体的安全受到致命的威胁,当它们搅合到一起的时候,我们看到了一个众神回归时代带来的迷茫与恐惧。世俗的国家还能不能给公民带来安全,我们脑海中接受的那一套关于国家与个人的知识是不是已经过时了?

美国政府目前为止还只是将这一悲剧定为枪击案,“谋杀”、“可怕的大屠杀”,或者“地方恐怖主义”。如果真是如IS所宣称的,这是它们的“战士”所为,那无疑会影响到美国的内政与外交,因为这将是一次小型的9•11,自2001年之后,美国国内没有遭遇国际恐怖主义袭击的平静将会被打破。无论真假,IS都有足够的理由宣称为之负责,一是它不再惧怕遭到美国的打击,因为现在已经处于战争状态,美国军队在中东与IS交战;二是会搅动美国国内的舆情,甚至会打乱大选的节奏,让特朗普这样比较极端的候选人的观点看上去更合理,而无论希拉里还是特朗普都会以超强硬的姿态去对付IS,在美国国内进行反恐的战争动员。

如果是国际恐怖主义袭击,美国的战争机器必然会对准IS,奥巴马任内的外交政策可以说遭到了最严重的挫败,以结束战争上台,最后必然以再次发动反恐战争而结束任期。事关重大,在真相未明之前,不能将这一悲剧与国际恐怖主义联系在一起。如果是“地方恐怖主义”,也不会让奥巴马轻松多少,他任内所一直推动的控枪的计划毫无进展,而且可见的未来,控枪估计同样难以真正实现。发生如此惨剧,是不是主要因为美国枪支泛滥,未必如此,主要是持枪人的心理,为什么他会如此残忍的杀死那些无辜的人们?

美国的持枪权是写入了宪法的修正案的,美国的奠基者是赋予人民反抗政府暴政的权力。即便当下美国的军队和警察已经远远不是普通枪支可以反抗的,但是作为一种政治的象征一直保留下来。然而,枪支却成为平民之间互害的工具,这不能不让那些美国奠基者们大跌眼镜。因为美国已经不再是二百年前的美国了,那个时候的美国主要是基督教徒的美国,是盎格鲁撒克逊的美国,他们最大的纠结是作为共和国的公民如何保持个体自由。

而现在的美国,美国人更多的是法律意义上的,肤色、信仰都已经多元化了,“大熔炉”是不是真正炼出来心同此理的美国人?美国已故政治学家亨廷顿曾经发出了“我们是谁”的疑问和警告。之前有加州的大学生因为自己交不到白人女朋友而心生怨怒,疯狂开抢报复,种族主义在美国是政治不正确,但是却是现实。

毫无疑问,美国是个多元社会,来自于全球的人们汇聚于此,在很大程度上也接受了美国的政治制度和价值观念。但是美国终归是奠基于基督教观念的世俗国家,这也是美国自由主义的核心内核和基础。宗教观念的复苏,给世俗国家带来了尖锐的挑战。欧洲近代实现了政教分离,上帝退隐之后,人们建立国家这种世俗的秩序,依靠权力的制衡来克制人性中的“魔鬼”。而现在宗教中的不宽容因素沉渣泛起,挑战了世俗秩序中的“宽容”底线。没有宽容,上帝之后的那个世俗秩序又如何保障,每个世俗的个体是不是坠入了可怕的“丛林状态”呢?

国家,除了以牙还牙之外的报复,更需要重申“宽容”的基本底线,对于美国更是如此,因为它的军事机器太强大了。